热门关键词: 北京要账公司
关于鸿威
推荐新闻

北京要债公司2018年11月要债公司是如何操作的?大揭秘!


 北京要债公司2018年11月手机:13552721168联系人: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建外SOHO,A座金经理要债公司是如何操作的?大揭秘!详细情况查看http://www.hahtzk.com北京鸿威要账公司有朋友的朋友是要帐出身,大概行业发展态势是…

二十年前的东北是直接一帮混混持械闯家门,刀枪顶脑门,砍手砍背之类的放血,当然数额巨大的直接绑架。走的是简单粗暴的法西斯路线。
后来文明点了,收敛很多,采取恶心恐吓政策,比如雇几个丧门星大汉跟踪妻女老人,不动手,只是恐吓,偶尔调戏下妇女,砸玻璃砸门,半夜砸碎玻璃往屋里扔鞭炮,砸车砸公司之类的手段。

后来就更温柔更恶心了,敲开家门或公司门,进屋拉屎撒尿呕吐,泼洒排泄物等。但绝不碰人。堵办公室,家门口。或者雇艾滋病人堵家门口,半夜咣咣敲门持续半个月。

后来就更文明了,雇一帮大汉去公司里玩,骚扰员工,大声喧哗,扰乱公司办公秩序,如果有客户登门拜访就更好了,在客户身边说公司坏话,妨碍公司正常运行,这时110来了基本没用,因为没有正面冲突,最多离开办公室而已。

总之暴力成分越来越少,文明要帐。而且数额达不到一定数量,雇要帐公司也不值得。最好的办法是把风险控制在事前。掏钱要谨慎,垫资有风险。欠钱是爷


匿名答一发吧,故事是完全真实的,但是我没直接参与,我和某位债主相熟全程旁观。


2018年11月1日的事儿了,地点在黑龙江,欠钱的是个粮贩子,原本在当地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生意做的不小,都挺信任他的,所以最后都折进去了。


欠钱的,我们就叫他五哥吧,做的是淘腾粮的生意,有自己的烘干塔后来还弄了个搅拌厂。就从他弄这个搅拌厂开说吧,弄这个搅拌厂大概投了有八百多万吧,但是大部分钱是借的,除去搅拌厂之前买烘干塔也在外面欠了不少钱,再加上收粮本钱投入就是大所以外面欠了不少。这个五哥呢,在这一行做了有20多年,生意非常不错,每年净利润至少得三百来万,有了自己的塔和厂以后应该赚的更多,粮食这个东西利润多少行里人有数,看他做的量就能知道挣多少钱。他生意越做越大,要用钱了周围人基本也都愿意借,十万二十万的有时候都不打条,拿去用就是了。要个百十来万兄弟有也愿意借你,当然得许以少许利息就是了。我相熟的这个债权人就是这样借给他钱的,借了三百多万。


因为熟悉所以不做防范,折进去的时候才彻彻底底。


老刘(我认识那个债权人)直到五哥跑了没了踪影,才知道原来他在外面欠了三千多万,然而那时候人去楼已空,彻底找不见了。


这个五哥其实挺损的,不止坑兄弟还坑媳妇儿,他自己跑的,媳妇和俩孩子都扔家了。这些借他钱的就都跑他家集合了,互相打探打探才知道他在外面欠了那么多,而且有一半是从小额贷和黑社会借的高利贷,利滚利欠的越来越多,早就入不敷出了,再加上投了太多钱在搅拌厂,窟窿越来越大,终于感觉到自己无力偿还所以干脆一走了之。


其实在五哥跑掉的这段时间,大债主们还好都没有为难女人孩子,然而这些小债主就不安分了。有个女的,屠宰场的,暂且叫她赵姐,是个大哥的女人,长的不好看人还很粗俗,但是手段很牛逼。这些债主们就她一分不少连本带利拿回来了。

那天我接到电话赶过去,就看到赵姐已经坐五哥家床上了,带着一排小弟,牛气的狠,屋里还有几个五哥朋友怕赵姐对嫂子动手赶过来的。五哥媳妇就是个农村人很老实吓的不轻,但是五哥大姑娘见过点世面还算镇静,姑娘叫翠儿,后面找回五哥多亏了她。

赵姐见我进屋,问我“小刘儿你来啦,坐下喝点茶吧”然后指示小弟给我倒了点茶,她倒很自在像自己家一样,但我很不自在,我本来是受老刘嘱托给大嫂撑腰的但是看看这一排十几二十来岁的小弟,我知道这腰我撑不起来,再看看屋里那几个人很显然他们跟我一个想法。要不然屋里也不会是如此乱糟糟的景象了,看来是被翻过一遍了。

哎,故事有点长,有人感兴趣再更吧。
最近太忙,昨天半宿没睡,结果起来看到大家说更我就来更了,就为了那几个赞,哎点赞魅力太大了。

这个赵姐吧,其实借的算少的,不算利息六十整,破船还有三千钉,她是来挖钉了。其实她这么干吧,弄的好多人都心痒痒,大家都盯着嫂子她们三个呢,但是都是大老爷们的又跟五哥都有些交情实在下不去手。但赵姐不同,她一个女同志,而且还是个老油条,所以她来翻了。

五哥家被翻的乱糟糟,还砸了些东西,然而除了翻出来些五哥给嫂子和翠买的表啊包啊还算能换点钱,其他真没啥了。存折,银行卡嫂子早给我们看过,没钱了,都让五哥带走了。

这个赵姐也不着急,坐那儿跟小弟唠嗑,但是嫂子已经快被这场面吓哭了。我实在是于心不忍,只好问赵姐翻也翻过了,打算什么时候走。结果赵姐说了句“不着急,小刘儿你也留下吃了午饭再走”。屋里有个哥们忍不住了,嚷嚷了起来,大概就说她一个女人不想跟她动手,别得寸进尺之类,结果赵姐说了一句我毕生难忘的话,她说“我特么卫生巾从裤裆里掏出来能呼你一脸血,今天我看谁能挪动老娘”
此话一出全场静了两秒
……
我至今还记得赵姐霸气的风姿和飞扬的眉眼,还有那哥们儿激动的大红脸。

我也算是开了眼了,没见过这么霸气的女人,果然是大哥的女人!!

但是她这么一说显然没把哥儿几个放眼了,屋里那几个就有点燥了,小弟们肯定帮赵姐啊,屋里就乱起来了。但是我不急,我不吱声,继续喝茶,直到楼下传来警车的声音,我心想终于到了。

我来之前就报警了,我这小身板肯定是不行的,对付流氓就得更大的流氓才行,所以我召唤了人民警察叔叔。叔叔们很给力,到的正是时候。

屋里这哥儿几个本来就对付不过人家小弟多,这下警察来了也就收手了。赵姐也听着了但是也不慌,这种时候就显出人家手段高,赵姐居然吩咐小弟打扫屋子。
“黑子小白,把屋里东西收拾收拾”
“刚子和猛子扫扫地”
“徐啊,你去烧水给警察叔叔泡茶”
“警察来了正好,欠钱不还看谁有理,警察来了给咱们做主”

到底人多,没两分钟已经没有我来的时候那种贼翻过的感觉了,踢翻的床垫子都归了原位还给铺了铺床,翻的一地的东西都给塞柜子里去了,碎的台灯和玻璃茬子也扫厨房去了,屋里干净了。我一看,完蛋,这老娘们儿是老油条啊,看来警察也没用了。

果然警察上来了,一看这场面也没说啥,赵姐早收回了那股子劲儿,老老实实的一点也挑不出错,再一问是来要债的,就更没法子了,问这些小弟是干啥的就说是自家亲戚怕她一个女人受欺负跟来的。谁不知道她说谎呢,谁不知道这里怎么回事儿呢,然而能怎么办呢,要债得让人家要啊,于是警察叔叔警告了几句茶也没喝就走了。

哎,我心里叹了一句,看来是没人能治这个女人了。

警察一走,赵姐故态复萌,说要吃饭,姐说要吃饭小弟得给做啊,于是厨房里又是一顿叮咣,

“米呢?米呢?”
啪~柜子上的花瓶扔地上碎了
咣~踢锅的声音
“看看冰箱里还有啥,给姐做点肉”
彭~踢冰箱门的声音
“再炒个青菜”
咣~锅盖被扔地上了
然后就是duang~duang~duang~

做个午饭砸个半个房子,我们几个人在屋里真是一点办法也没有。她要什么呢?我一直在想。

下午的时候让小弟把那些包啊表吧首饰啊拿去典当行问了问价,说是能折十五万,其实应该能折更多的,看她表情就知道,但是没人管那个了,大家都只想把这尊神送走。

嫂子更是什么也说不出来了,就是哭,要啥全拿走,什么也管不了了。快晚饭的时候老刘来了,他也是刚从自己的烂摊子里抽身,我跟他说了说白天的情况,他也是叹气,没办法他自己都自顾不暇,他是老老实实的生意人,兢兢业业干了半辈子的钱都让这个五哥借走了。

老刘进屋安慰嫂子,嫂子也就是哭,一边哭一边说,老五扔下她和孩子不管了,她活不下去了,老五回来了她也不能让孩子认他,云云。语无伦次,整个人快崩溃了。

那个赵姐得到这么些东西也不折腾了,放了两句狠话就走了。

说实话一个女人俩孩子,谁看了这个情形都不落忍,可是这才是刚开始而已,五哥不回来,谁会放过她们娘几个呢。

老刘认识五哥有几年了,比较了解他家事儿,嫂子是真的不管事儿的,但是大姑娘翠虽然不到20却一直帮他爸管账,知道的反而比嫂子多。老刘就等人都走的差不多了把翠单独叫出来问了问,结果这姑娘谁也不信什么也不肯说。

老刘有点生气但是也没说啥,看屋里被砸成这样又和我俩人给收拾了收拾,厨房玻璃都碎了,幸好是夏天没太大问题。临走又给嫂子扔了五百块钱,让她买点吃的。结果嫂子看着钱直接给老刘跪下了,一直说谢谢你谢谢你,老五不是人,我们对不起你啥的。

说实话,真挺心酸的,她们有什么错呢,但是人生各人是各人的,谁也不能替谁走下去。老刘吧,我也真挺佩服他的,他有多惨我知道,他借钱给五哥虽然是收点利息,但其实也是有哥们情义在里面,他其实没多富裕这两年生意才好些,这些大债主里属他最没能耐,他借五哥那些钱基本是全部存款了,说是借两个月就还才借的,谁知道会是今天这个样子。

我和老刘是最后走的,回去的道儿上老刘还挺乐观的跟我说,看五哥这家破人亡的样子,他觉得自己的事儿反倒不是什么事儿了,钱没了还可以再挣!我听他这么乐观也挺开心的。

不过,那天是我最后一次见嫂子。第二天赵姐又来了,嫂子和俩孩子都被弄屠宰场去了,那天老刘赶过去了,但是没用,赵姐带了非常多的人,拦不住。至于赵姐把她们带屠宰场去干什么了,我不太清楚,只关了嫂子她们一天,第二天就放了,嫂子把房子给她了,第二天过的户。然后嫂子带着孩子们搬到郊区住去了,而且是被控制在小额贷那帮人手里,我们见不到了。
——————————————分割线赵姐故事结束下面讲老刘的经历————————————————

老刘很着急,他也非常需要钱,他虽然上法院起诉了,但是按照这帮人这么整,就算法院执行也执行不出来个屁了,他也要赶紧弄钱。

老刘那时候有个优势,五哥的厂子是抵给他的,五哥公司的证件印章都在他手里了。所以老刘就找到了五哥公司的会计,想看看公司里还能不能弄出来钱了,那天,我不在的那天,翠跟老刘说外面有还没收的欠款,让老刘领着会计去弄去,也许能弄点钱。

老刘确实打的是这个主意,但是墙倒众人推,更别说五哥跑了老刘去要钱,而且那个会计也不是太合作,变着花样折腾了很久也没什么结果。

没过几天,有一天晚上老刘和我吃饭,结果来了个电话,是翠,老刘接起来说了几句突然特激动,挂了电话跟我说有五哥消息了。

五哥给翠打电话了,翠把这些天的事儿都跟她爸说了,五哥听了自然也就知道关键时刻谁是真兄弟,让翠跟老刘报个平安,同时也是安抚下老刘。说实话,老刘这些天的表现确实也是让我刮目相看,这种时候连五哥家亲戚都躲着,也就老刘不仅不逼债还愿意对嫂子和孩子伸出援手,至少让我很敬佩。

翠跟老刘说他爸要回来了,后天,偷偷的,让老刘去见一面。我和老刘一听快高兴死了,俩人激动的要命,都开着车也没法喝酒庆祝,就高兴的直搓手。五哥这些乱糟事儿,他不在,谁也没法儿弄,他要是愿意回来,很多问题就迎刃而解了,不管还剩多少钱大家分一分总算是有个头绪了。而且,他回来先见我们,对老刘是大大有利啊,老刘早就分析,现在还能弄出来钱的也就是他那个厂子,所以法院执行的话老刘就是冲厂子去的,何况之前借条上写的也是如果逾期不还就用厂子抵。但是现在五哥欠的钱太多了,老刘并不是最多的,拿下厂子把握其实不大,可是这时候五哥愿意回来就不一样了,只要五哥愿意签个代理协议,按照老刘借的钱至少厂子能分一半。(这话老刘律师说的,具体怎么操作我也不太懂,有了解这个代理协议的可以在评论区科普下)

我俩特激动,回老刘家就开始合计怎么办,老刘说要在附近县城找个小旅馆把五哥藏起来,先把代理协议签了,好吃好喝给他藏起来等咱们的事儿办完就行了。这个时候其实我已经隐隐觉得不会那么简单,翠和嫂子都在郊区呢,被小额贷给看着呢,虽然我俩早猜五哥不可能完全不闻不问,肯定跟翠保持联系呢,但是翠能躲过那些人不把消息泄露出去么?

果不其然,没过有俩小时赵姐给我打电话了,她说五哥要回来了你知道么?我嘴上说不知道,套她话,心凉一半。打完电话我就知道完蛋了,赵姐跟我说五哥让小额贷的给逮着了,通过手机定位,他一直也没跑远就躲在离我们那儿不远的一个农场里。

傻翠啊,让人给利用了!

老刘半宿都没睡着,一早上就约了赵姐去郊区了,中午回来跟我说连人都没见着,小额贷那帮人把他关起来了,不让见。那帮人就一句话,等我们处理完了人给你送过去,要不然就拿钱来。老刘说那个赵姐也没进去,但是我觉得应该是做戏,嫂子他们仨是小额贷直接从赵姐屠宰场给弄回郊区的,小额贷把五哥找回来了赵姐也是第一个得到消息的,这说明他们之间恐怕有些交情,再加上赵姐房子都到手了,五哥也不欠她啥了,小额贷没理由拦着赵姐跟她翻脸,但是这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老刘的希望又泡汤了。

老刘那几天特焦躁,他去了好几次,都见不到人,小额贷那帮人问他要十五万说是就给见,老刘倒是想拿钱,但是他没钱,他手头还有个欠条是五哥亲戚欠五哥的,十万,人挺老实的说是明年还。老刘就说把欠条给他们,结果他们都不干,老刘也是没招了只好在家里等。

结果居然没过几天五哥就给放出来了,老刘和五哥终于见着面了。老刘说五哥一下子老了很多,小额贷那帮人找着他之后把他揍了一顿关了几天,让他想办法还钱,可是五哥确实手里没钱,关了几天也没什么进展,五哥就跟他们商量先把他放出去想想办法看能不能弄到钱,结果他们真同意了,他一出来就见老刘来了。

说实话老刘一见五哥都想打他,但是看他满身伤的,而且毕竟他一出来就先找的自己,还是在乎昔日兄弟情义的。眼下最要紧的就是想办法弄钱了。于是老刘跟五哥说了他的想法,老刘还是想按原先的来,弄那个厂子,眼下这个情况老刘得到的多对五哥反而有利,毕竟老刘以后还能帮他,要是让小额贷弄去了,五哥可就真没有东山再起的机会了。结果老刘说完五哥支支吾吾的,逼问之下才知道他那个厂子也是有问题的,他根本没有地契,那地是别人的,而且他还欠着人家钱,严格来说那厂子都不能算他的。老刘真是大嘴巴子想呼死他,气的要七窍流血了。

没有厂子就得想别的办法,五哥名下的固定资产已经基本没啥了,钱,更没有。之前我说过五哥还有个烘干塔,但是这塔吧没法要,五哥手底下有个跟他干的人叫栓子,他之前拉了栓子五百来万的粮抵别的债,五哥跑了以后栓子直接就把塔控制住了。

五哥说他还有别的招儿,他认识个叫黄要的人,这人很厉害能帮他弄来钱。至于黄要帮他的理由么,很简单,五哥欠黄要的是个人(小额贷是个公司嘛)里面最多的,七百来万。这个黄要之前一直没露过面,也真是沉的住气,五哥之所以让小额贷给放出来跟这个人也有些关系。其实那时候最想五哥好,而且愿意帮他的就是这帮债主了,反而五哥的朋友们见他都绕道走,也是讽刺。

这个黄要很有背景,家里当官的经商的都有,在我们那么个小城市里算是个厉害人物了。至于他弄钱办法么,也确实是有背景的人才能想出的办法。

------------------------------高能预警-----------------------

我接下来要说的一些东西是涉嫌违法犯罪行为的,本来想着略过去算了但是考虑到故事连贯性和真实性还是得说一下,大家引以为戒,不要模仿!不要模仿!不要模仿

黄要的办法其实说起来是很容易的,有一些国有大企业收粮是先给钱的,你拿了他们的钱再去下面收粮给他们,当然这种美差不是谁都能弄到的,黄要的关系网却是能办到的。但是这个事儿做起来是很难的,首先不能以五哥的名义去弄,他名声已经坏了,其次,黄要不愿意直接出面,这笔钱弄回来是还债的,人家说火烧眉毛且顾眼下,这是没办法的办法,但是谁都知道这日后就是惹火烧身不知道还得惹出来多大乱子,黄要是不愿意把自己搅进去的。这期间费了颇多波折,具体的我就不知道了,但是钱后来确实弄回来了一大笔,黄要拿了大半,老刘分到了一小笔,那时候都是冬天了。

五哥这个时候就隐居幕后了,因为五哥是以栓子的名义弄到的钱,所以栓子接手了五哥生意开始收粮了,烘干塔又开起来以后经常有农民闹事儿,五哥欠他们钱他们要来拉粮。栓子和黄要雇了不少黑社会的来看场子,老刘也跟着去看着,每天都去,怕别人把粮拉走。一开始的时候,在五哥的默许下老刘每天趁半夜还能拉两车粮走,后来栓子知道了就不让了。这个期间老刘弄到了不少粮,后来卖了三十万。到这个时候为止老刘已经拿回来一百多万了,接近一半儿了,算是这帮大债主里拿的多的了。

这里我要说明一个事儿,五哥之前是和一个姓张的一起合伙收的粮,栓子是那个姓张的心腹,那个姓张的年前进监狱了,姓张的事儿都是栓子经手。后来没过半个来月,那帮农民在法院起诉的判决下来了,还给农民的钱都是是姓张的钱。

接着法院判决说,判决下来以后五哥跟那帮闹事儿农民的头儿老裴商量说先还百分之三十,一开始老裴不同意,后来许诺单给老裴十万好处费,老裴才同意。因为拿的是姓张的钱还,所以五哥这个时候跟老刘说了个招儿,五哥给老刘写了个条就说欠粮款一百万万,每家分百分之三十能拿三十万,让老刘在法院分钱那天找个生面孔假装农民去分钱。

这个钱数写的挺夸张,但是因为五哥提前跟法院的人打过招呼所以也不怕穿帮。分钱那天是警察帮忙押送着现金给送到法院的,翠和五哥家会计在前面核对欠条金额给发钱。老刘和其他一些人拿着假欠条混在里面,数额大的先发,老刘找的人很快就出来了,老刘开着车在外面等着呢。

今天更的好累,故事写的这么长不知道大家能不能看下去。其实后面已经没什么太大的事儿了,为了完整我会写完,但是得等过几天了,最近实在太忙了。祝有好心情。

最后一更。

法院拿回来的那笔钱当天晚上就还回去了,因为钱分到最后不够了,纪委的人一查就发现了假欠条,于是大半夜的,警察局来电话了,老刘无奈只好送回去了。

然而也不全是竹篮打水一场空,第二天五哥给打了五十万,虽然原本加上法院应该有八十万的。这一笔就是法院执行给老刘的了。后来五哥又陆续还了一些,到今天为止,老刘只剩三十万没拿回来了。

然而这三十万不是欠在五哥那儿,还记得我说过在五哥授意下老刘趁半夜拉的那三十万粮么?老刘不是倒粮的,他没有渠道,于是他把这些粮交给了一个倒粮的朋友,让他帮忙卖给粮库。然而,这孙子没把这笔钱给老刘,他说缺钱,硬把这钱给借去了。至今没还。

我艹!!!



最后说下,在这个事件中,包括这些农民的话大小债主加起来有一百多号人。欠的少的只有几千,欠的多的有近千万。据我所知最后一分不少全部要回来的只有赵姐和老刘。赵姐下手早手段狠,老刘呢是因为五哥愿意给。

还有一个人,那个带头领农民要钱的老裴,他除了要到了本金以外还挣了个十万好处费。呵呵。

哦对了,还有经手这个案件的公安局长、法院法官,五哥过年的时候都去拜访过了。

我在文中自称小刘,跟老刘的关系有心人一眼就能知道。我以前不觉得老刘有什么厉害的,觉得他除了打麻将喝酒吹牛逼也不会别的了,但是这个事儿之后我特别敬佩他,不为别的,就为了那时候他的善良。虽然算不上雪中送炭,但至少不落井下石。


有人说我像写剧本的,但其实在写下这个故事之前,我也不知道原来我们竟然走过了这么艰辛的路。

上一文章分析北京讨债公司是如何为客户分悠的

下一文章北京要账公司2018年11月1日最好的朋友借钱不还。如何要账?